华夏一旅
当前位置:首页»时尚追踪»芈月»

《芈月传》电视剧演员表全集1-81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

《芈月传》电视剧演员表全集1-81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芈月传演员表孙俪饰 芈月:女主角,楚国公主,秦宣太后刘涛饰 芈姝:惠文后,楚国公主,芈月嫡姐马苏饰 魏琰:魏国公主,秦王夫人方中信饰 嬴驷:秦惠文王,芈月、芈姝之夫黄轩饰 黄歇:楚国公子,……

专题: 芈月传电视剧81集土豆 芈月传电视剧全集 时髦千鸟格大衣 时尚高跟鞋图片大全 

《芈月传》电视剧演员表全集1-81集剧情介绍至大结局

芈月传演员表

孙俪饰 芈月:女主角,楚国公主,秦宣太后

刘涛饰 芈姝:惠文后,楚国公主,芈月嫡姐

马苏饰 魏琰:魏国公主,秦王夫人

方中信饰 嬴驷:秦惠文王,芈月、芈姝之夫

黄轩饰 黄歇:楚国公子,芈月初恋情人

高云翔饰 翟骊:义渠王,芈月情人

徐翠翠饰 芈茵:楚国公主,芈月芈姝庶姐,燕国王后

徐百卉饰 孟昭氏:芈姝陪嫁媵妾

巩峥饰 庸芮:庸国后人,秦国重臣,芈月心腹

蒋欣饰 莒姬:莒国公主,楚威王宠妃,芈月养母

芈月传剧情简介

战国时期,芈月是楚威王最宠爱的小公主,但在楚威王死后生活一落千丈,母亲向氏被楚威后逐出宫,芈月和弟弟芈戎躲过了一次次灾难和危机。芈月与楚公子黄歇青梅竹马,真心相爱,但被作为嫡公主芈姝的陪嫁媵侍远嫁秦国。芈姝当上了秦国的王后,芈月不得已成为宠妃。原本的姐妹之情在芈月生下儿子嬴稷以后渐渐分裂。诸子争位,秦王嬴驷抱憾而亡。芈月和儿子被发配到遥远的燕国。不料秦武王嬴荡举鼎而亡,秦国大乱。芈月借义渠军力回到秦国,平定了秦国内乱。芈月儿子嬴稷登基为王,史称秦昭襄王。芈月当上了史上第一个皇太后,史称宣太后。

芈月传第1集剧情

天命

“臣夜观天象,发现有霸星初生,乃主后宫将有孕者,当生横扫六国,称霸天下之人。”

楚威王站在高台上,凝视台下:“唐昧,此言当真?”

公元前333年,即战国时楚威王七年,楚威王先是打败越王无疆,尽取吴越之地,因觉得南京有“王气”,于是在长江边在石头山上埋金,建立金陵邑。刚取吴越,楚威王又于同年大军伐齐,与齐将申缚战於泗水,进围徐州,大败申缚,占据大片齐地。

楚威王刚刚得胜归来,就有专掌星象的太常唐昧前来回报,说星象有异,并说出了上面一番话。春秋战国时期,各国都有星象大家,专卜天象之异学。当时“鲁有梓慎,晋有卜偃,郑有裨湛,宋有了韦,齐有甘德,楚有唐昧,赵有尹皋,魏有石申夫皆掌着天文,各论图经。”(引号内文来自《晋书?天文志上》)

楚有唐昧,与中国最早的天文学书《甘石星经》的作者甘德石申等齐名,乃是当时的星象大家,此时他听得台上楚威王发话,连忙叩首道:“臣依天时而测,据星象以报,不敢欺君。”

自春秋战国以来,各国国君,最大的梦想无不是称霸诸候,号令天下。“称王则不喜,称霸则听从”,王道陨落,霸道兴盛。

四十多岁的楚威王正当盛年,他双目炯炯,两撇胡子微微上翘显得尤为精神,站在凤旗下峨冠长剑,更彰威仪。他文武双全,英勇善战,善用谋臣名将,自继位以来,亲自率兵南征北伐,扩张着大楚的疆域,宣扬着大楚的国威,震摄着中原诸国,到此时各国之中,楚国疆域已经是最大的一国。更兼此时楚威王又连战告捷,吞国灭城。如依此势而推之,再过十几年,楚国称霸列国,也是一个可预期的前景。

而此时此刻,唐味这一番星象推测,霸星将出在楚国的预言更象是验证了楚国将要称霸的前景。不但楚威王听了满心大喜,连满朝文武也都拜倒在地,齐声称贺。

楚威王当即下令,遍查六宫,何人有孕。却正在此时,后宫得宠的庶夫人戴已便来告知,她的滕侍向氏有孕。楚威王大喜,立刻下旨,将向氏迁入椒室,派女医日夜跟从,以保胎息。

此言一出,后宫皆惊。

椒室是一个特殊的宫室,因其以椒和泥涂墙壁,取温暖、芳香、多子之义故名。椒室不是普通人可以住进去的,楚威王的后宫虽然多,但是却只有王后当年怀上太子熊槐时,方才入驻过椒室。其他后宫妃妾,便是家世再大再得宠,也从没有人能够住进这椒室中养胎。

“难道——王想改立太子吗?”后宫深处,楚威后脸色铁青,问站在身前的寺人析。

寺人析知道楚威后盛怒之时,哪怕答话,只鞠身唯唯而已。

倒是一边的太子熊槐忍不住开口了:“母后何忧之有,儿已立为太子多年,且行过冠礼。父王出征,多交托国政与儿,一个尚未出生的婴儿,何必如临大敌?”

楚威后看着儿子漫不在乎轻佻无比的样子,心中气恨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骂道:“你但凡有些才能,我何以担忧至此?大王出征托政,不过为的是你如今是嫡子。你立为太子至今,这些年来所做的事,何时称过你父王之心怀?我当年怀长子,才住过椒室。如今那向氏只是怀孕,便已入椒室,更何况有唐昧星象之说。倘若那向氏生子,挟称霸之天命,再过得十余年,稚子长成,到时候我年老失宠,安知你父不会废长立幼?”

她母族强大,又身为王后,早生下数子皆已经成人,长子立为太子,其余诸子也皆得封地,数十年来在楚宫独尊已久。

但是此时,她看着站在眼前的儿子,心中却有着多年来未曾有过的危机和恐惧。虽然楚威王志在霸业,并不在女色上头用心,因此哪怕这些年再多宠妃,也不会影响到她的王后地位。而她的长子熊槐以嫡长之尊,早早就立为太子。可是这些年看下来,熊槐确是资质平庸,远不能与其父相比。楚威王其他诸子虽然也有才能胜过熊槐的人,可是却也不曾突出到可以让楚威王愿意付出易储的代价。

可是一个天命的霸星就不一样了。如果楚威王活得够命长,再过得十几年,这孩子长大成人以后,那时候必然把步入中年的熊槐给比下去。

虽然依照周礼,储位应立嫡立长,而保持政权的稳固。照常理说,废长立幼、废嫡立庶都是祸乱的根源,一个守成的君王也不会轻易改变储位。

但是她与楚威王夫妻数年,自然对其性情十分了解。此时楚王诸子不过只有守成之才,如若当真向氏生下一个霸才,那么以楚威王的为人性情,那是哪怕引得宫庭大乱,血流成河,只要能够让楚国称霸,他自然还不惜代价,必会易储的。

熊槐本来自以为生就嫡子之命,又立为太子多年,地位稳若泰山,不曾还过还能够有此一重变故。听得母亲这番言语,才有些慌乱起来,尚犹豫道:“这……不至于吧!”

楚威后冷笑:“周幽王废太子宜臼而立幼子伯服,晋献公杀太子申生而立奚齐,难道这些你的太傅都不曾教过你吗?”

熊槐怔了一怔,这才猛醒那些曾经血淋淋的夺嫡故事也同样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来,吓得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然如母后所言,计将安出?”

楚威后面沉似水:“来人,召女医挚。”

宫中向来有女医,侍候后宫病疾,此次向氏有孕,楚威王便召女医保胎。此时女医挚听说王后有召,只得前来。

楚威后凝视着跪在下方的女医挚半日,忽然喝道:“尔称女医,从何学得医术,习得何书?”

女医挚松了口气,这是她术业所长,自然对答如流:“小医师从秦越人习带下医,所修之书为《内经》、《灵枢》、《素问》、《五十二病方》、《胎产书》等,至今已治妇人病一百三十有二,助产胎儿四十有七。”秦越人即为后世所称的扁鹊,女医挚能够师从秦越人,自然医术不浅。带下医即为妇科,史载扁鹊在赵国时专门从事“带下医”,也将此术传与她了。

楚威后嘴角一丝冷酷的笑意:“尔既助产胎儿四十有七,可知以百人计,怀娠后滑产几人,难产几人,出生后死胎几个?”

女医挚只觉得心中寒意陡生,却又不得不答:“怀娠至险,常有滑产者半,难产者又半,死胎又半。然宫中不比民间,椒房诸事皆备,女医侍娠……”

“够了!”楚威后笑得极为森然:“本后已知详尽,怀娠至险,滑产者半,难产者又半,死胎又半,看来这顺产者百不足十,乃是常例。女医但放心耳,若有差池,必不罪尔!”

“这……”女医挚直觉到了危机,却惶然不敢再想下去,惊恐地抬头看着楚威后。

楚威后优雅地跪坐抚膝:“滑产者半,难产者又半,死胎又半,尔机会不算少,且都名正言顺……”她悠悠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她知道跪在下面的这个女医应该能够听明白她的意思。

“王后——”女医挚自然听得明白了,也唯有听明白了,才吓得魂不附体,伏地颤声道:“王后,小医学的是救人之术,并非杀人之术,求王后莫要——”

楚威后冷冷地截断她的话:“倘若向氏平安产子,尔当合族祸临矣!”

女医挚再也撑不住跪姿,伏倒在地,浑身战栗不已,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似地呼吸困难,顿时喘不过气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眼前高贵的美妇人,恰似化身旱魃般可怕……

芈月传第2集剧情

初生

而此时,在诸人眼中走了好运的向氏,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得意欢欣。

她静静地躺在椒室之中,抬眼望去,有夜明珠照明、犀角挂壁,床上有齐纨为帐、鲁缟为被、黄金为钩……

可是自踏入椒室的时候,那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就始终笼罩于她的心中。

对于这种忽然间从天而降的好感,向氏只觉得似乎在梦中一样,完全没有半点真实的感觉。而事实上,以她的出身她的经历她的性格,她是连作梦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

向氏,本是山东的一个小国向国后裔。春秋战国,征伐多战,大国并吞小国,小国并吞更小的国家。一百多年前,莒人入向,向国为莒国所灭。但是莒人还算得厚道,向国虽灭,却仍然还算善待向国的王族,向氏一族自此成为依附莒国的一支小贵族。向氏一族生得甚美且聪慧,所以男丁多为莒国王族的伴读,而女子多为莒国公主的陪嫁媵从。

世事轮转,至如今楚国势大,曾经灭了他人之国的莒国,也同样被楚国所灭。莒国的王室举族迁入楚国的国都郢都,而向族和其他一些小族,也作为莒族的附属品一起迁入郢都。

莒人向楚王献美女戴已,成为了楚威王的姬妾,戴已入宫,也带着数名陪嫁的滕从,其中就包括向氏。

戴已入宫,甚得楚威王所喜,只是戴已虽然得宠,但入宫两三年了,却始终不曾有孕。后宫女子没有自己的孩子,就是没有将来。因此戴已心中甚为惶恐,为保有孕,连忙接二连三地把自己身边的滕从推荐去服侍楚威王,果然不久之后,媵从向氏就怀了孕。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媵从怀孕,却忽然变成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几乎是莫名其妙接到消息的戴已,连忙赶到椒室,去看望更加晕头转向的向氏。

向氏见了戴已进来,顿时忙起来要行礼,眼泪汪汪如见亲人:“已夫人,妾……”

戴已含笑忙快步按着她:“妹妹别动,仔细身子。你身已非一人,自当慎重。”

向氏满怀惶恐,嗫嚅道:“妾身害怕,椒室岂是妾身所居之地,已夫人,您去跟大王说,让妾身迁至别处吧!”。

戴已含笑着听,却微微收了笑容,道:“休要胡言,此是大王的恩宠,岂是你我自说自话的事?”。

向氏怔住了,嘴唇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好一会儿才道:“可是,妾身实是害怕……”说到这里,已经是声作哽咽。

戴已忙笑着安慰她道:“妹妹休怕,这是旁人求都求不得的好运,妹妹怎么反而哭起来了。富贵逼人,一时间自然不适,待得时日久了,还不乐在其中!倘若你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公子来,由子荫母,以后的恩宠,只怕更在姐姐之上呢!”。

向氏低头:“妾身不敢,倘若当真是生出男儿,那也是由夫人抚育,妾不敢奢望!”

戴已心中暗暗赞许,她特地前来关照,也正是为了这一番话。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之间经常互嫁王室宗室女子,当时各国文字方言习惯皆不同,因此一个女子出嫁,通常宗族内就会陪送许多同宗或者臣属之女作为陪嫁媵从。这样会让新娘不至于忽然独自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语言不通的环境中,至少她还有同伴。

所以通常一场婚姻中,男方娶进门的可能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群女人。所以那个年代最流行的歌可能就是:“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跟着我马车来——”。

而这些“妹妹”们不但是同伴,还有可能是代孕的的对象——也许身份最高的那位贵女不一定就能够生出儿子来,但是只要她的媵侍中有人生下儿子,那个她这一个团队就有了继承人。

所以在中国古代,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团队的结盟,所谓“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的事。搁小了就是两家族,放大了就是两国家。

在女方团队中,主母和媵从之间并不是后来所谓的一男多女必然存在的情敌关系,而是同一个共荣共辱的团队关系,向来互为羽翼辅庇,主母提携和保护媵从,媵从依附和顺从主母。

向氏一向温顺听话,因此也深得戴已欢心关照。其实以楚威王的脾气来说,象戴已这样明艳伶俐的女子,才是他所喜欢的。向氏虽然生得甚美,却温顺得毫无存在感,楚威王虽然幸过两次,转眼便忘。

所以戴已乐得对向氏表示善意和关怀,她也是真心关切向氏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视为自己的孩子。

辗转数月过去,眼见向氏就要临盆,当下由女祝彻夜跳巫祭祝,女御女医着紧侍候,连楚威王都破例罢了朝而坐在椒室外庭等消息。

此时,向氏临盆时的哀叫响彻椒室上空,奚奴们进进去去,忙碌不休。楚威王也焦灼不安,楚威后陪侍在楚威王身边,不住劝慰:“既是星象所祝,必当母子平安,此乃我大楚天命所向,大王勿忧!”

她这边劝着楚威王,这边已经是心如油煎,那个该死的女医挚,竟敢违她之命,拖延到现在还没有下手,她已经派人催过数次,女医挚只推说如今向氏身边,都是女御奚人环绕,便是食物药材,也都有专门的烹人食医掌管,实在不得下手。唯有到临盆之时,诸事混乱才好下手。

她也实在严重警告过女医挚,倘若到时候没有让她满意,那么族诛之言,绝不为虚。

然而她也实在是没有把握了,里头的向氏叫得越凄厉,她心头的惶恐都是剧烈,这边看似端坐如仪,却在向氏每叫一声声,如心头被针扎了一下下,只是暗暗恶毒地诅咒着一次次:“她怎么还没死,她怎么还没死……”

忽然间,一声儿啼划破夜空,令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楚威后脸色顿时雪白,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凄厉地盘旋:“到底还是让她生出来了,到底还是让她生出来了……”

就见内室的门打开,女医挚手抱着襁褓,一步步走出来。她的神情很奇怪,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又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恍惚。

而此时,楚威后却顾不得看她的脸色,只死死地盯着她手中抱着的襁褓中那一团啼哭不止的婴儿,倘若眼睛能够喷得出火来,她此刻眼中的火足以活活将女医挚和这个婴儿烧死千回,倘若眼睛里能够射出箭来,那么她眼睛盯着的人早已经被射透千箭万箭。

楚威王站了起来,有些兴奋有些激动:“快把孩子抱来给寡人看看——”

女医挚已经走到楚威王的面前跪下,双手高举手中的婴儿:“恭喜大王,向氏为大王产下一位公主!”

“你说什么——”这一声并非出自楚威王之口,而是发自楚威后的尖叫:“到底是公子,还是公主?”

“是——”女医挚咬咬牙,禀道:“是一位公主,是女儿!”

“不可能!”楚威王的怒吼声几可惊天动地,他大手一伸亲自解开襁褓,一个粉红色的肉团哭得声嘶力竭,拎起小肉团的一条腿一看,楚威王的脸色也白了,随意将手中这一团软糯往女医挚怀中一丢,一脚踏得庑廊的木板几乎都断了,女医挚只听得他渐渐远去的怒吼:“将唐味抓起来,准备镬鼎,寡人要烹了他——”

“哈哈哈……”一阵尖厉的大笑,楚威后笑得近乎疯狂,她大笑着失去王后的仪态,长长的指甲掐在女医挚的肩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女医挚,做得好,你做得比我想象得更好,我会重重赏你,重重赏你的!”

女医挚只手忙脚乱地护住怀中的小婴儿,看着楚威后近乎疯狂的大笑,心头的余悸仍然阵阵袭来。

这数月中,她也迫于楚威后的威势,找了堕胎的药草研碎磨粉,时时藏在袖中,欲找机会下在向氏的汤药之中。只是每到临动手时,内心巨大的恐惧感总是让她没能够走出最后一步。她年幼时师从扁鹊习医,古来医巫相通,医者活人,非医者之能也,乃是上天假医者之手,却使医者受荣耀。因此医者治病,除了精习药典脉案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以最大的虔诚心,才能倾听得到患者体内病恶所在,只有用最大的虔诚心,才能够在诸般药草中,找到正确的那一味来搭配救人。

医者,是天神的使者,行医是天定的使命,是上天择定救人的人,才能够有异于他们的天赋。用上天所赋于的才能行恶,用救人的药物害人,是会受天谴的。

她曾经看到过遭受天谴的人,被雷击而死,全身焦黑,更可怕的是尸体上会出现天书异纹烙在皮肤上,这种罪恶是连死都不能解脱的。

她看着向氏走路,看着向氏吃饭,看着向氏喝药,每一秒她都在祈祷,每一个孕妇会发生的意外都这么多,她不敢下手,可是她却是如此期盼着能够让自己双手干净却能够让自己合族免祸的意外发生。

直至向氏生育的那一刻,那一刻她想,如果这个孩子还能够顺利生出来,那么,她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初儿的幼儿如此脆弱,只消用被子放在他的口鼻上,他就能够窒息而亡,毫无伤痕,毫无怀疑。

她颤抖,她祈求,向氏在凄厉的惨呼,而她内心凄厉和痛苦并不下于向氏,最后一刻即将来临,她无论作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万劫不复。

可是,到最后一刻她把婴儿拉离母体时,她忽然看到了最后的结果,那居然是一名女婴。那一刻她禁不住喜极而泣——东皇太一、云中君、太司命、少司命、天上地下的诸神灵听到了她的祈求,这孩子得救了,她也得救了。

随着楚威王惊天动地的怒呼声而去之后,楚威后带着满心的宽慰和得意而去,她不明白天象所显示的霸星怎么变成了女婴,她不想了解也不需要了解,她甚至可能以为是女医挚用了什么古怪的巫术把男孩变成了女孩。总之这个结果令她非常满意,她甚至重重地赏赐了女医挚。

其余的女御女医,见楚王王后败兴而去,顿时也作鸟兽散。转眼间站得满满的椒室,人散得一个不剩。

芈月传第34集剧情介绍芈月传第25集剧情芈月整理书柬,卫良人拜访。卫良人提起燕国向孟嬴提亲的消息,称提亲之人是年老的燕王。芈月得知此事,为其担忧。孟嬴偶遇魏长使和樊长使,二人因燕王的提亲讽刺孟嬴。孟嬴得知燕王年逾五十,愤懑离去。

威后得知芈姝与秦王私下往来,心生愤懑,并迁怒于芈月。靳尚求见威后,以秦楚联姻乃强强联手之说说服威后放下对秦王的成见,并成功劝说威后见秦王一面。

当夜,芈月终于侍寝。芈月被册封为八子后去向芈姝解释,芈姝嘴上说没什么,但心中却大受打击。芈月在马厩碰到了孟嬴,二人相谈甚欢,孟嬴带芈月去见嬴夫人。

昨天,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芈月传》出品方东阳乐视花儿影视通过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认为上传和传播全集视频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电视剧《芈月传》的正常播放秩序,并侵犯了权利人的著作权和商业机密,也涉嫌构成侵犯著作权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出品方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保留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公安机关也已立案侦查。此外,出品方呼吁观众通过合法渠道观看该剧,并表示如果有观众举报第一个非法上传、传播资源的犯罪嫌疑人,将向举报者奖励10万元。

本文关键字:芈月    芈月传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syhxlx.cn 华夏一旅 版权所有